不让历史尘封他创建抗日博物馆

时间:2019-02-23 14:47:40?????? 来源: 未知

  金乡县霄云镇鲍楼村,在抗战时期曾是湖西抗日根据地湖西地委活动地。村子里的一座老屋,去年挂起了“复兴红色文化博物馆”的牌子。40岁的马尚是博物馆的主人,2017年到2018年,他的生活都在围绕这间410平米的老屋。

  每天开馆和闭馆前,马尚都会拉响一台日军侵华时用的手摇警报器,刺耳的警报声回荡在博物馆内外,向来参观群众昭示着当年日军在这片土地犯下的滔天罪行。“拉响警报,不忘历史”,是他一直挂在嘴边的话。

  “这是日军昭五式军靴,标准制式装备;这是三八式步枪,中国军民当年大量缴获;这是80式掷弹筒,日军的每个小队都有装备……”走进位于金乡县鲍楼村的复兴红色文化博物馆,马尚开始向参观群众介绍他的馆藏文物,“日军的武器都是正规兵工厂生产出来,每款武器都注明了生产日期和出处,馆内的文物都经受过战争的洗礼,见证了侵华日军的罪行。”马尚说,这座博物馆的每一件文物,每一张图片,每一段文字都有史可查,每一个细微都有历史来支撑。

  记者看到,这座博物馆共有五间展厅,分别以“金乡惨案”、“侵华日军的统治与暴行”、“侵华日军罪证厅”、“抗日烽火燃遍金乡大地”、“山东抗日根据地”等主题命名,每间展厅主题鲜明,每件藏品都配有历史出处和历史背景说明,细微之处,瞬间将参观者拉回那个战火硝烟的年代。

  博物馆的1000多件藏品中,特别珍贵的文物不多见,更看不到大炮、重机枪等“大家伙”,更多的是琐碎的小物件,比如山西一对夫妻的“良民证”,一顶带有弹孔的钢盔、一面斑驳发黑的军旗、一张抗日根据地发行的钱币以及写着“抗日救国”字样的饭盒、因战火衍生的借读证、形形色色的抗战纪念章和史料书籍……其中,有一张入党志愿书格外珍贵。志愿书照片上的年轻小伙意气风发,名为张左山,志愿书上的蓝色钢笔字清晰记录着籍贯、工作记录等信息:“1944年8月13日,本人张左山自愿加入中国……”一笔一画,工工整整,字里行间能够让人感受到那个时期革命者的坚定信念,以及那位年轻人的革命激情。

  “侵华日军于1938年5月11日在金乡地区制造了山东“八大惨案”之一的“金乡惨案”,造成3347名同胞遇难、670余间房屋被烧(炸)毁……”2017年,一则关于金乡县惨案的报道引起了马尚的注意。成长于革命老区鲍楼村的马尚,从小就对革命先烈怀有崇高的敬仰之心,但在此之前,对于抗战时期日军在金乡犯下的滔天罪行却闻所未闻。简短的电视新闻报道,让他萌生了创办一座抗日战争博物馆的念头。

  博物馆建在哪?如何规划设计?馆藏文物从哪来?从未接触过收藏与设计的马尚,面临的不光是眼前的现实问题,朋友的不理解也让他备受打击。“刚刚跟朋友提出办博物馆的想法时,有人甚至认为我抱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马尚建馆之初,就面临着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最终在父亲的坚定支持下,马尚选择将博物馆建在鲍楼村自家的老房子里。

  决定要创办红色文化博物馆,马尚的生活就被这间老屋“牵绊”住了。原本生活工作在北京的他几乎每个月都要回到鲍楼村,从设计到装修再到布展,全由他一个人亲力亲为。每天翻阅查找大量关于抗日战争的史料文献,并从山东省党史和金县委党史中找到了关于金乡县三大惨案的历史罪证。为了刨根问底,他还特意找到当年金乡惨案的幸存者,当面求证。

  “建设博物馆最大的难度在于没有现成的资料。”整整一年,马尚每天除了处理工作应酬外,就是在网上查阅文献资料,托朋友联系收藏家,在网上参与竞拍,还曾多次去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博物馆参观考察。凭着这份执着,一张张泛黄的旧照片、一把把生锈斑驳的步枪、一枚枚承载历史的徽章,逐渐占据了博物馆的展柜、墙壁、相框,向世人诉说着曾经的烽火岁月。

  1000余件文物里,除了常见的步枪、钢盔、军服等,许多普通群众闻所未闻的特殊装备,也被马尚搜集了过来。“这台制式战地信号灯,国家军事博物馆有个一模一样的;这台战壕观测镜,是八路军缴获的,全国只有我这里才有……”马尚的博物馆里有不少“镇馆之宝”,这些花费了马尚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这些文物是我从几十个收藏家手中获得,其中光从一个北京收藏家手中就花了130多万元。”马尚说,很多珍贵文物并不是刻意收集,而是在寻购其他文物时的“意外惊喜”,湖西中学徽章就是其中一例。马尚从史料文献中得知,湖西中学是抗日战争期间,在微山湖以西的抗日根据地内创办的一所抗大式学校,以培养抗日党政军工作干部为目的。这所学校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极端艰苦的时期,培养了近千名优秀干部。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枚湖西中学的徽章竟然在一位江西收藏家手里,经过多方辗转打听,他与这位收藏家取得了联系,高价买下这枚徽章。“战争的残酷令很多本地文物流落在祖国各地,许多文物甚至需要到海外寻找。”展厅内,一个国造27式军用防毒面具,就是流落海外的抗战文物。这个防毒面具在战争中被日军缴获后带回国内,从说明书上的“爱护防毒面具如爱护其个人之生命”几个字,可以看出当时防毒面具的稀缺。

  2019年1月1日,复兴红色文化博物馆正式开放,附近村民慕名而来,马尚只要在鲍楼村,再忙也会放下手里的工作,到博物馆为村民讲解文物背后的故事。

  “很多附近村民看到我展览的文物,还会免费送来一些老物件,比如奖状、红宝书。”马尚说,许多老人参观中不由落泪。博物馆开放以来,得到了不少人的帮助和支持,希望能有更多的力量加入进来,让这个博物馆能真正承担起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重任。“说实话,我个人的力量十分有限,平时工作生活在北京,要支撑起这个博物馆有些力不从心。”马尚说,博物馆很多细节还需要细细打磨,配套设施也需陆续完善。

  “希望能早日打造出一个集展览、教育、研究为一体的抗战博物馆。”在马尚看来,鲍楼村作为山东抗日根据地湖西地区主要的活动地,是金乡战场和苏鲁豫边区的重要一环。他想让馆内的文物走出去、亮出来,在全国或者全省搞巡展,走向学校、社区等基层场所,通过观看展览、聆听解说的方式,让更多人了解那段历史。

  从2017年年底决定建馆到现在,马尚前后投资了300多万元,他觉得只要博物馆能够让群众真正了解到那段历史,这笔钱就花得值。“现在金乡很多群众对抗日战争,对日军在金乡犯下的“三大惨案”了解不多,不能让这段历史写入史书,却尘封在了书中。”马尚感概说。